林冬央Fuyuo

相声演员,负责吃喝抽烫无脑甜。

阴阳师已经脱坑啦,不过我永远爱荒川之主(信誓旦旦

《家》

牧凌太x春田创一

*个人偏牧春吧,其实无差啦。部长对不起(。
赶在三话之前吃个糖
最近沉迷林遣都(他真好看)

正文


“我们回不去了。”

*

啊啊,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还在自己脑海里闪烁着。春田创一懊恼地抓乱了头发,失神地望着窗外的落樱,就在那里,他亲自邀请了牧凌太和自己同住,而现在,一切又要回到原点。明明自己不喜欢男人,为什么还会这么难过呢。春田无力地靠在窗边,又打开了一罐啤酒,喃喃道,“你在我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春田捂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灌了一口啤酒。

*

“春田前辈?春田前辈?”

“啊啊啊我喜欢巨乳萝莉啊!”春田不知做了什么梦,被人突然叫醒便脱口而出,等冷静下来之后发现牧正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无奈。

“不好意思……”

“前辈不需要道歉啊,”牧叹了口气,捡起地上凌乱的啤酒瓶,又替他拿来一件毛毯,“以后请不要睡在窗边,会感冒的。”

这不是有你嘛。而春田话还没说出口,牧已经转过身走进了房间。“我是来拿东西的。”语气平静地就像在讨论今天吃什么一样。

“哎?哎哎?这么急吗!”昨晚喝了太多酒,春田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牧你昨晚去哪了?你以后住哪?”

“这和前辈没有关系吧,”牧搬了箱子从房间走出来,“我暂时会住在朋友家里。”

“等下,你等一下啦!”春田一着急不知道说什么,一把抓住牧的胳膊,牧只好停下来等待下文。

“你…你…”你不要走。

“前辈,还有事吗?”

“你…黑眼圈好重…”

“啰嗦。”牧瞪着大眼睛白了他一眼,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在门口放慢了脚步。“春田前辈,请…照顾好自己,不然我会担心的,”说罢回头冲春田笑了笑,“那么,再见。”

春田不知在门口站了多久,等回过神的时候,牧已经离开了,又是那双红着眼眶的眼睛,不停地扰乱着春田的心绪。

桌上还有新鲜的早餐。

可恶。

*

“妈妈,我需要你…”春田委屈地抱住回来看他的母亲,“求您回来住嘛回来住嘛…”

“你搞什么鬼啦,明明之前活得好好的,”春田母亲嫌弃地推开这个幼稚的男人,“你说,之前是不是找到女朋友了,话说家里还蛮整洁……哎你怎么哭了?”

春田捂住眼睛摇头,“没有哭啦,只是眼睛进沙子了。”

“我们创一是不是失恋了?”

“都说了没有哭啦!”春田不小心朝母亲吼了出来,抬起头想要憋住留下了的鼻涕和眼泪,却还是抑制不住,“对不起……我只是最近有点累……”双手颤抖地捂在脸上,憋了好久还是不受控制地难过。

“好啦,不管经历了什么,创一一定能走出来的,”妈妈安慰性地抚摸着春田的头发,“如果失去了最爱的人,那就好好珍惜现在的人,如果工作出了意外,那就更加努力地工作,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对吗?”

*

牧搬走已经两周了。

虽然生活恢复了原样,每天都有母亲在家里收拾卫生,一日三餐都很规律,春田还是觉得心里空空的。公司里的牧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对每个人都能可爱地笑着,却不再专属他一个人。仿佛刻意躲避一样,春田也曾多次想和牧再说说话,就像普通朋友那样,却总是被拒绝,找借口离开自己身边。

回不去了,连朋友也回不去了。

“春田!”武川拿着文件狠狠地拍在春田脑袋上,打断了他的走神,“你最近怎么回事!这里又出了错误,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工作!”

“啊对不起!我这就改!对不起!”春田惊慌失措地拿过文件,瞄过对面的牧,而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

“春田,”黑泽部长刚好路过听到,便拍了拍男人的后背,“跟我来一下。”

“最近有什么心事吗?”黑泽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总是犯错什么的。”

“没有,对不起,我会认真工作的。”

“如果有困难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会帮你哦!”部长语重心长地望着沮丧的春田,“所以给我打起精神来啊!”

“是…”

“啊?大点声啊!”

“是。”

“听不见!”

“是!!!”

春田一嗓子吼了出来,部长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那等下一起吃午饭吧春田田?”

“好,”春田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正想往回走的黑泽,“部长!”

“嗯?”

“如果你失去我……你会怎么办?”

“啊?我没有想过哎,”黑泽认真地托着下巴思考着,“我会哭吧,大概。”

“为什么?”

黑泽认真地望着春田的眼睛,“什么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喜欢春田田你啦!”

“喜欢……吗。”

“哎不行!我一想到会失去你就好难过!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啦,快点回去工作,工作……”

春田看着碎碎念离开的部长,不禁被逗笑了,“我明白了,那就先工作吧。”

*

难得注意力集中地完成了工作,天已经黑了,春田走在街上,抬头看着天上寥寥无几的星星,“今天总算是看清了呢。”

“春田前辈!”

春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大力揽进了一个怀抱里,而旁边刚好疾驶过一辆轿车,“……哎?”

“很危险啊!”牧松开春田,生气地喊道,完全不顾四周的行人,“请走路的时候认真看车好不好!”大概是真的气急了,牧的眼圈又红了。

春田的神经仿佛永远缺一根。他呆呆地站着,望着眼前的人,“.…..牧?”这么久了,又见到了这双永远在担心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闪着泪光,就像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如小鹿般清澈明亮的眼神,总是带着感情注视着自己。

为什么自己现在才看清呢?

“真是的!以后小心一点!”牧没有意识到春田的内心在想什么,有些气恼地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前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啊啊!在听。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我说过啊,我会保护春田前辈的。”牧坚定地说道,“哪怕你不喜欢我,我也会按我自己的方式去喜欢你。”

“所以你每晚都……”

“反正是顺路。请放心,我不会再对前辈做什么的。”

春田忽然如释重负般笑了出来。

“请不要取笑我,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牧!”春田第三次拉住了他,“听我说。我没有取笑你,我只是以为你不喜欢我了,没想到你还是一直在我身边,所以我很开心。”

“自从你走之后,我想了很久,对于我来说,牧你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我之前说我需要你,我觉得自己离不开你,我以为是自己已经习惯了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不想被抛弃罢了。对不起。”

“但我发现,我妈妈搬回来之后,我的世界还是空的,那个位置,并没有因为她回来而被取代,我现在依然被照顾着,每天醒来却找不到你的身影,半个月了,我还是没有习惯没有你的家,所以这些日子我一直无法打起精神。”

“只有你才能勇敢地和我告白,能包容我的坏习惯,才能填补我生命的空白。对我来说,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只是牧凌太而已。”

“所以我现在看清了,牧,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一起生活,想和你拥有……我们的家。”

停顿了一下,春田深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

春田刚说完,牧就用力抱住了他,身体还有些颤抖,“春田前辈果然很狡猾。”带着轻微的鼻音。

“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春田盯着那双湿润了无数次的大眼睛认真地说道,“不要再为我哭了,牧的眼睛真的很好看。”说罢,春田微微低头,吻住了牧眼角的泪痣。就像那晚牧亲吻自己的额头那样,温柔而又小心翼翼。

不知道是谁的心脏在咚咚直跳,但在喧嚣的街上,只有这两人才能感受到彼此胸腔里的震动,正如刚才的告白一样,铿锵有力。

“好。”

“那……我们回家吧?”春田轻轻地拉起牧的手,顺便帮他擦掉了悄悄滴下来的眼泪。

“哎?前辈的妈妈不是还在家吗?”牧眨着眼睛,跟着春田边走边说道,“再说我东西还没准备好啦。”

“……其实她昨天又被我气走了。”

“哈?怎么可以这样……”

“快走啦,我快饿死了!”

“前辈慢点啦……真是的……”

春田拉着牧跑起来,回头望着对方在灯光下笑弯的亮晶晶的眼睛,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原来恋爱,是这么开心的事情啊。

今夜的樱花绽放着,还是那么美。

完。

碎碎念:牧对春田的爱真的很让我感动,我觉得他是愿意默默守护的那种,被拒绝之后也能毫不犹豫选择离开这种态度就能让我哭半天…日常羡慕春田,真心希望他俩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毕竟林遣都真是太好看了XDD
再一次,部长对不起…

中午梦到了Kento(〃ω〃)
他竟然是在监考,超可爱小小的一只还和大家飞吻,但我这个怂逼只拍照不敢上前打招呼然后就起床了😭
哇还记得心脏dokidoki的感觉…好真实
Kento怎么那么可爱嘛梦里也超可爱(词穷。

【鬼白】《唯一》

CP 鬼灯X白泽

鬼灯和阴阳师联动的狗血脑洞…完全不会写…明白整的啥事儿就完事了…
*有些设定纯属胡扯看看就好(≖ᴗ≖๑)

正文:

“阎魔大人,请允许我暂时辞去辅佐官一职。”

“?怎么回事?!”

“我要去救他。”



白泽性命垂危。

半个小时前,桃太郎匆匆忙忙地找到了鬼灯,鬼灯方才得知,昨天白泽和友人麒麟去高天原采药,却不小心触发了日本最危险的妖物----八岐大蛇的封印,将大蛇释放了出来,而慌忙之中,白泽为救麒麟,被八岐大蛇卷入了深水,生死未卜。

八岐大蛇头尾各有八岐,眼睛如同“酸浆草”般鲜红,背部上则长满了青苔和树木,腹部则溃烂状流着鲜血,头顶上则常常飘著八色阴云,身躯有如八座山峰、八条山谷般巨大,妖力十分强大。当年神使率领数千阴阳师与大蛇交战,才将它封印于水底 ,这次竟如此轻松地让它重见天日。

“这头蠢猪!”鬼灯握紧了狼牙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思索了几秒后,鬼灯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手上的文件,向茄子唐瓜叮嘱了一些事务,便来和阎魔大人辞别。

“鬼灯君,凭你一人之力,怎么可能和那大蛇交战!”

“我会找人相助。”

“找谁?鬼、妖本殊途,谁能助你?”

“安倍晴明。”

鬼灯没有再理会阎魔的阻拦,“大王,请耐心等‘我们’回来,”鬼灯转身边走边说道,“在此期间,请照顾好我的金鱼草。”



“天象异常啊。”安倍晴明坐在院子里把玩着折扇,“来者何人?”

“打扰了,晴明大人,”鬼灯闻声从黑暗中走出来,径直来到阴阳师面前,“在下鬼灯,阎魔大人的第一辅佐官,现有一事相求。”

晴明笑着看着眼前的鬼灯,“是鬼灯大人啊,久仰。但是地狱的事,我可管不着哦。”

鬼灯垂下眼睛,轻弯腰身,和晴明解释道:“晴明大人估计也察觉到了,最近日本妖物八岐大蛇被重新释放了出来,而我的朋友也陷入危难之中,所以想来请大人相助,救回朋友,封印大蛇,”鬼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若不及时补救,那妖物不仅残害生灵,到时候怕是妖鬼神魔各界皆不得安宁。”

“八岐大蛇?!”晴明瞬间变了脸色,“它怎么会被放出来?几千年前,神使不是将它封印在深水之中了吗?”

“是,但我的朋友不慎解开了封印。”

“你的朋友?鬼灯君真是重情义之人啊,愿意为了朋友赌上性命。”晴明有些恼火地背过身去,不仅仅是因为大蛇难以制服,也是因为那凶猛的妖物竟会被释放出来,而自己还被邀请去救罪魁祸首。

鬼灯自知理亏,没有在意晴明的说辞,“在下是鬼,已无生命之说。我朋友白泽乃中国神兽,这次是他的疏忽大意导致了这次意外,我愿意为他承担错误。”

“救出白泽后,我愿成为您永久的召唤式神。”

晴明听罢惊讶地转过身,“若是你回不来了呢?”

“那我的魂魄,由您支配。”

“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做?”晴明不解。

“是一头蠢猪。”

“??…好吧。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请稍等。”晴明召唤了纸人去找源博雅,然后匆忙到内屋去整理符咒。

鬼灯叹了口气,伸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后背,靠着门框有些无力地坐了下来。“中国有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是应该的。”“你这个恶鬼不会懂的,你别去害人就是最大的贡献了。”

“…该死。”鬼灯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白泽眯着眼睛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那些话从你轻浮的嘴里说出来真是讨厌。”

“若是真正讨厌,就不会这么在意他了,”晴明从屋内出来,已经准备就绪,“走吧,鬼灯大人,去救你心里的那个人吧。”



“高天原果然已经沦陷了!”晴明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平时宁静的河川已不复存在,八岐大蛇出没之地便水害不止,狂风巨浪已经覆盖了山脉和各处河川平地,失控的水流正在源源不断地向人类居住地扩散。“必须赶快封印此地!”

晴明一边召唤式神,一边施加符咒形成了一个天然屏障,暂时抵挡住洪水的侵袭,“鬼灯!我们现在守住这里引出大蛇,你去大蛇的八尾,找到下面的草薙剑拿出来!只有那剑才能砍死它!”

“请让我先去救白泽!”鬼灯举起了手中的狼牙棒,露出了獠牙,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红色狭长的双眼在阴暗中显得更加可怖。

“真不愧是鬼啊…”一旁的源博雅感叹道,“你放心,你相好的交给我们了!”

“我不放心!”鬼灯说完,便抄着狼牙棒潜入了乌黑的水中,巨浪在狂风的作用下将他卷向更深的地方。

晴明见状,赶紧召唤来荒川之主和鲤鱼精前往去协助鬼灯。“荒川之主控制水流!鲤鱼精见到人赶紧给护盾!务必保证他俩的安全!”

话音刚落,一望无际的水面便让荒川之主引流出一道水沟,强大的妖力惊动了水底的大蛇,随着一声巨吼,八岐大蛇便完全苏醒,鲜红的八双眼睛分别找到目标,张开深渊巨口就扑了过来。

“大家小心!”

水流被引导后,鬼灯一眼就发现了黑暗中的一抹白色。由于在水里泡了太久,白泽本就白皙的脸显得更加苍白,双眼也紧闭着,在深水的压制下也并没有变化成兽形。

“白泽!”鬼灯冲上前把他抱起来,鲤鱼精赶紧给他们套上了护盾。而此时怀里的人像是纸片一样轻,鬼灯颤抖着探寻着他的脉搏,惊喜地发现虽然微弱,但指尖下的血管还是在努力地跳动,支撑着这个身体活下去。

“大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鲤鱼精催促着鬼灯,大蛇已经暴露,埋藏在水底的八尾也蠢蠢欲动,马上就要撕裂地面,水道将会重新崩塌。到时候,护盾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吞噬。

鬼灯擦了把脸上的水,忽然扶起白泽的头,吻住了他。而后便将怀里人交给了鲤鱼精。“你们先走,我去找草薙剑,”鬼灯支着狼牙棒站起身来,“他的脉相不稳很危险,但现在体内有我一半的魂魄支撑,请你们尽快救他。”

“大人,您现在去太危险了!和我们先…”

“来不及了,”鬼灯转身走向了黑暗之中,“他比我更重要,麻烦您了。”

水道开始崩塌,支配水流的荒川之主看起来也有些吃力,鲤鱼精马上把白泽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找来桃花妖为他治疗。

而晴明这边在式神的协助下,基本已经控制住了大蛇,现在要做的就只剩下拿到草薙剑斩杀大蛇,将它的魂魄永久封印住。“他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撑住啊。”博雅担心地对晴明说道,“要不还是我们去找吧。”

“放心,他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晴明大人!”鲤鱼精刚护送完白泽,便来找晴明说明情况,“刚才鬼灯大人给白泽大人做了个人工呼吸?好像是给了他半条魂魄,白泽大人现在算是安全了。”

晴明听完脸都白了,“什么?!半条魂魄?他疯了?!”

“鬼失去半条魂魄等于人失去半条命啊!”博雅也吓了一跳,“我们得赶紧去帮他!”

转瞬间,只听见地面发出轰隆隆巨响,紧接着一到白光冲破天际,伴随着大蛇如雷般的嘶吼,眨眼间巨蛇的整个身子就被劈成两半,而其中一只头正欲逃走,晴明见状立刻施加法术,固定住蛇身,动作利索地贴上符咒,永久地封印住这恶妖。

“…干脆让他自己单挑大蛇好了,”晴明完成收尾后,对着远处鬼灯的背影自语道,“真不愧是地狱最强恶鬼啊…”

话音刚落,远处的鬼灯却猛地栽倒在地上。



“白猪,快起来。”低沉的嗓音就在自己耳边回荡着,“再不起来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白泽一个跟头从床上翻下来,满头大汗地观望四周,却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这才放下心来,“这个恶鬼,连梦里都想揍我…”

“白泽大人!您醒了!”桃太郎这时正好走进屋子,“您昏迷了一星期了,可把我吓死了!”

白泽擦了擦额角的汗,被桃太郎的话吓了一跳,“哎?!一星期?!”

“是啊,自从您被阴阳师大人送回来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我本来打算再去找他们询问一下呢,”桃太郎兴奋地脸都红了,“您终于恢复了,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泽揉着眉心努力回忆,“我记得我们去采药然后…啊!”白泽猛然想起了什么,“我明明被大蛇吃了!啧啧啧我不愧是神兽,这都能活下来,真是佩服自己!”

桃太郎看着白泽一脸骄傲的表情十分无语,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告诉他事实,“白泽大人,其实是…”

“嗯?”

“其实是鬼灯大人…他…去找了阴阳师才救你出来的。”

“那他人呢?”

“……”

白泽见桃太郎不说话心里十分焦躁,“他人呢?”白泽抓着桃太郎肩膀重复了一遍,“那个恶鬼在哪呢?”

“…听说他给了你半个魂魄又去单挑了八岐大蛇…现在…情况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白泽就冲了出去,直奔阎魔殿。

“阎魔大王!您为何不阻止他!”白泽跑进来跳上了阎魔的桌子,完全不顾礼节,甚至有些恼怒地盯着对方,“鬼灯在哪?!”

阎魔并没有被吓到,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 ,但仍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解释。

“白泽君,冷静一点,”阎魔轻声安慰他,“鬼灯君说过会回来的。”

阎魔躲开了白泽的视线,继续坦白道,“我当然拦过他,他怎么可能因为我的话动摇呢。”

“为什么要去救你,因为他说,地狱优秀的辅佐官还会再有,但…白泽,只有一个。”

阎魔无奈地摇摇头,“请相信他说的‘会回来’吧。”



“您这几天一直心不在焉呢。”

晴明的话让鬼灯回过神来,上次大战消耗的体力和精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鬼灯感觉现在听人讲话都要费很大力气。“没什么事,阴阳师大人。有任务请务必吩咐我。”

晴明为鬼灯端来一个杯子摆在他面前,“好不容易找回半条命,哪还敢现在让您去作战,”散发着药香的汤汁缓缓地落入杯中,“到底是有什么心事?”

桃源乡的味道。鬼灯闭上眼睛,享受地闻着空气中的气味,“谢谢。”说罢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不算太苦。

“呵呵,”晴明好笑地着看着鬼灯,“这是最后一杯药,既然喝完了,请您回去吧。”

“为什么。我已成为您的式神,我不会毁约。”

“不会毁约。您可以回去,继续管理地狱。但有一个要求,”晴明召来一张符咒,“请您在上面签字,只要我需要,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将您召唤来助我作战。”

“不必呆在我身边,但这是永久契约,毕竟我不想失去你这么强大的式神,”末了晴明又补充道。“您同意吗?”

“不胜感激。”




鬼灯在晴明的帮助下回到地狱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他本想直接回大殿,把未处理好的事务处理完毕,但却不自觉地走到了天国来。

“哼,真稀奇,”鬼灯自嘲道,“好久没回地狱连路都不认识了。”

“桃源乡的月亮还真是够亮,是不是啊,白猪先生?”

“是啊,但还是照不透你这只恶鬼,”白泽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怎么,因为长得太凶被孟婆赶回来了?”

“不想喝孟婆汤,被赶了回来。”

“因为孟婆汤是辣的吗?”

“因为喝了会忘记你。”鬼灯看着地上被风吹乱的草,心不在焉地说,“不知道我的金鱼草怎么样了。”

白泽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看着身边的鬼灯在月光下有些瘦削的侧脸,不禁鼻子一酸,猛然蹲下去把脑袋埋在了手臂里。

鬼灯一歪头发现人蹲下了,以为白泽又不舒服,“您怎么了?”

“没事。眼睛进水儿了。”

“哪只眼?”

“两只都进了。”

“头上那只呢?”

“没有。”

“为什么没有。”

“……”白泽不耐烦地站起来冲着鬼灯吼道:“你哪来那么多废…”

“话…”

鬼灯抱住了他。

白泽的脑袋被温暖的手掌包住,按在对方宽阔的肩膀上,接住了自己止不住的眼泪。三个月,明明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却像过了三十年。每一天都在担心,每一天都在想念,白泽把三个月心里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浑身都在颤抖。

“我也想您。”鬼灯拍了拍白泽后背。

“谁想你了!”白泽推开鬼灯,抓着他的领子又把人拉过来吻了上去。

很显然鬼灯没有料到。他呆滞地反应了一段时间,直到嘴里充满了苦涩的咸味,和白泽胡乱撞来撞去的舌头。

很快鬼灯就掌握了主动权,灵活的舌头游刃有余地游走在口腔内,甚至越进越深,仿佛要把人整个吞入腹中。白泽被吻得嘴都酸了,津液来不及咽下顺着嘴巴交合处流了下来,等到二人呼吸都开始紊乱的时候,鬼灯才把他放开。

“你要吃了我啊!”白泽搓着脸颊吼道,双眼和嘴唇都红红的,还挂着亮晶晶的泪珠。

鬼灯没说话,拨开白泽的刘海,对着额头上的眼睛温柔地留下一个吻。

“…你是谁?你是恶鬼吗?”白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鬼灯,“还是说难道…你是要死了现在来和我告别的??”

“让您失望了,没有。”

“哼。但是我刚才失败了,”白泽忽然又一脸沮丧,“本来想把魂魄还你的,鬼灯。”

难得认真地叫了名字。鬼灯看着眼睛里还闪着光的白泽摇了摇头,“不需要,不必自责。”

“本来魂魄只是一时起作用,你体内自身的魂魄恢复以后就会吞噬掉外来的,所以不可能还我的。”

“那你…”

“我已经痊愈了。只是今天有些累罢了。”鬼灯摆摆手,“请快点休息吧,您黑眼圈很重。”

“给你熬的药在屋里,先去喝了吧。”白泽拉着鬼灯往屋里走,“我研究了好久呢。”

“还是明天吧,您太累了。”鬼灯摸着白泽的耳饰有些疲惫地说。

“那今天陪着我好吗?”

“好。”


第二天。

鬼灯诚不欺我。当白泽第四次抢走鬼灯的被子的时候,就被反手从窗户甩了出去。“你果然是恢复力气了啊!!!”

白泽捂着撞痛的脑袋不满地走回屋里,“昨晚上那个人果然不是他,哪有那么温柔的鬼啊,混蛋…”

“不要再抢被子了,白猪。”鬼灯睡眼朦胧地翻过身一把搂住白泽,利索地给俩人盖上了被子,马上又睡了过去。

“…哦。”

这样的鬼灯也只有一个。白泽再次睡去之前是这么想的。




桃太郎:???又被哪个小姑娘扔出来了?





为崽挨打第一期终于要结束了…小叔叔因为没参加斗技不开心赶紧让荒宝宝安慰一下ε-(•́ω•̀๑)
(然后阿爸被嘲讽了…)
总之拿到了高级挂件苟在了六段还是很开心的!愿意为小叔叔打爆头!d(`・ω・´)b嘻嘻

双荒《元宵节》

荒x荒川之主

r18车 


祝大家节日快乐!吃糖!



“圆月无缺,在深邃的夜空中也清晰透亮,难怪人类喜爱此等美景。”


荒川之主独自坐在清冷的庭院中望着月亮,今夜为上元夜,晴明带着寮里的式神外出参加灯会,只留下荒川在寮中看守。自打上次与麒麟一战元气大伤之后,晴明要求荒川在寮里好好调养。


“我会给你带小鱼干味的元宵回来的!”这家伙临走前不忘安慰荒川,荒川无语地转过身回到庭院。指尖轻转,水流化成的灵鱼依旧模糊破碎,妖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月圆之夜,正是阴界大开、妖力最强的日子,荒川之主预想着今夜定要恢复元气,回到日常的战斗中,况且还要保护荒川一带,自己坚决不能多等一秒。


“川主何必孤月自赏?”话音刚落,年轻的神子从星辰中走下来,挡住了辉月,站在了荒川面前。月光洒在荒的背后,像是为他独自准备的光芒,耀眼而美丽。


荒川闻声抬起头与神子对视:“汝挡到吾了。”但他并没有生气,荒川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身前这个男人,从遇到他的第一天开始,这个自带星辰的男人便占据了自己的心。


荒温柔地笑了笑,轻轻弯下腰来吻住了他,一个像月光一样纯洁、不带一丝欲望的吻。“晚上好,小叔叔。”


“...无聊。”


“是~是,”荒侧身坐到荒川旁边,不知从哪变了一碗东西出来,“人类的元宵,来尝尝?”荒拿起勺子舀了一个吹了吹,圆滚滚的雪白团子还冒着热气,慢慢地被送到荒川嘴边。


荒川看了一眼,便拿扇子挡了回去,“汝不是同他们出去了么?”


“我不放心你…就尝一尝嘛小叔叔,”荒硬是把勺子又塞到荒川嘴边,“我举得手都累了嘛。”


一如既往的撒娇,荒川真的怀疑这位神使的真实年龄是不是比金鱼姬还小。虽然心里吐槽,荒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嘴咬了一口。糯糯的口感配着芝麻馅儿特有的香甜,加上最近也没怎么好好吃饭的缘故,平时不爱甜食的荒川也觉得有些美味,甚至不自觉地把整个儿团子都吞入口中。


“好吃吧?”荒看着荒川嘴里被元宵填满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好笑,乌黑的芝麻馅儿混着黏腻的汤汁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荒搁下碗,将胳膊撑在荒川身侧,鬼使神差地再次吻了上去。火热的舌头钻进荒川嘴里,还未咽下去的元宵依旧甜的发腻,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然后把剩下的元宵悉数卷入了自己嘴里,顺便舔去了荒川嘴角的芝麻酱。


大妖本身就体力不支,更何况自己哪里受过这般调情,只是一个深吻便浑身发软,脑袋也晕乎了,“别…别玩了…”荒川轻喘着,想要推开身前的荒,奈何被对方死死压制住,急得尾巴在地上胡乱地拍打着,一不小心扫倒了装元宵的碗。


“啊,这么好吃的元宵浪费了,”荒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嘴唇,倾身向前使自己的身体更加贴近荒川,“小叔叔怎么办呀?”


“吾赔汝便是了…快起身…”荒川都快要贴到地上了,妖力也无法使出,满脸通红却无可奈何。


“好呀,那您就赔我一晚(碗)吧!”


说罢,荒起身一把抱起来荒川走向旁边的温泉池,顺便关上了庭院的后门。


全文r18车 ↓

https://m.weibo.cn/5803111921/4213156215475857

哈哈哈哈哈荒和小叔叔的互动好萌啊~

【双荒】情人节

大家~情人节都收到回信了吗~给荒川小叔叔表白之后被忽视了,但收到湿哒哒的回信真的很开心٩(๑•◡-๑)۶²
撸了一小段,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吃点甜的~

荒x荒川之主
《情人节》

“荒,汝勿与她们胡闹了!”

荒川之主提笔正襟危坐,正想要回复刚刚收到的阴阳师的来信,却发觉后面的小鬼们正在吵得不可开交,更无语的是身为大人的神子也参与了其中。

“可是…小叔叔,金鱼姬她…”

“哼傻大个!小叔叔也是你叫的嘛,”金鱼姬骄傲地抬头望着一脸委屈的荒,笑得更得意了, “小叔叔今天收到情书了哦!你就自己过节吧哈哈哈哈!”

荒一听脸更红了:“小叔叔他是喜欢我的!我……对吧?对吧?是不是?”荒吵不过金鱼姬,急得向一旁看热闹的辉夜姬椒图她们求救,没想到小姑娘们只是在一边捂着嘴偷笑,并不理会年轻人的询问。

荒川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大致浏览了信件,匆匆提笔写了几句便折好信封,托灵鱼把湿哒哒的信送回去了。

“都给吾回去!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荒川整理妥当,起身便黑着脸走出内室,抄起扇子就敲上了金鱼姬的头,然后转身想再给荒一记,结果抬起手来发现够不到对方的头,只好朝着荒的胸肌锤了一拳,“再吵吾把汝关进水牢。”

“啊!大个子偏心!”金鱼姬抱着头哭丧着脸找小姐姐们哭诉,荒直愣愣地杵在原地也不敢吱声,只是偷偷地往荒川那里瞥。

“小矮子,惠比寿说方才做了一些点心,再不去可就没了。”荒川其实并没有生气,但看到金鱼姬的反应着实有趣,不禁弯起了嘴角。

金鱼姬一听有吃的,赶忙收起了眼泪拉着姐姐们跑了,差点把金鱼落在荒川这里,“这次就原谅你啦小叔叔,”说完还不忘朝着旁边的荒做了个鬼脸,“好好回复人家哦嘻嘻嘻!”

“.…..”荒刚想驳回去,就被荒川及时拉住了:“汝也是小孩子么,无聊。”

荒有些气恼,捧住荒川的脸就吻了上去,急迫地撬开了大妖的牙关,毫无章法地吮吸着对方柔软热乎的舌头。

“唔…”荒川被突如其来的吻搞得不知所措,双手推搡着,却丝毫没有使上力气,荒抚住了荒川的脖子,轻柔地摩擦着上面覆盖着的细腻鳞片,动作温柔地像是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猫咪。

待荒亲够了终于松开了荒川,“小叔叔,”荒认真注视着荒川的眼睛,“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只喜欢我好不好?”

荒川还没说话,荒又闷着小鼻音委屈道:“我不听我不听!我看到小叔叔收到情书了!小叔叔还回复了!我哪里…”

“是晴明那家伙的信,”荒川赶紧打断了气急败坏的荒,“他只是询问吾最近现状罢了。”虽然他真的告白了。当然这话荒川没有说出口。

“啊…哈哈哈这样啊…”荒瞬间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一把拥住了荒川,把脑袋搁在荒川肩膀上撒娇,“所以小叔叔还是最喜欢我了对吗?”

“海底月乃天上月,眼前人为心上人。”荒川回抱住年轻人,低声说道。荒川之主这辈子没说过情话,但在这世间短暂而特殊的日子里,他愿意把自己心底的告白和独有的温柔展示给最爱的人,日月常变更,时间有轮回,唯有爱才是永恒。

“情人节快乐。”

Mask (车)

高杉晋助x桂小太郎

现代/双向暗恋

R18...参加活动写的,没营养,上车吧

https://m.weibo.cn/6212104556/4205279610407117

上次写的《花火会》里瞎编了一个金灵鱼,就画出来了٩( ᐛ )و穿浴衣的小叔叔超级温柔的!今天吹荒川了吗?吹了!(*ฅ́ˇฅ̀*)下次来个荒让他们同框!

“汝也想要金灵鱼吗?”荒川望着盯着自己发呆的荒笑着问道。

荒这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别扭地转过头去,“我有您就够了…”

花火会结束后的夏夜十分安静,只有蝉鸣回荡在空气里。金鱼姬在前面拉着慢吞吞的两人往回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