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央Fuyuo

相声演员,负责吃喝抽烫无脑甜。

新年快乐~
寒假想给我爱的冷圈产粮
大家一月中旬再见咯~

荒远浮世,川泽之治


一个关于荒川之主的故事。没有人写荒川小叔叔我来写了(ˊo̴̶̷̤⌄o̴̶̷̤ˋ)獭獭他超级好!!他一点都不凶他超温柔的!顺便祝大家圣诞快乐~

故事是编的,不要追究历史,末尾有一点双荒不影响阅读可省略。

正文:

     点一盏幽灯,跟着我进入风雅浮华的平安京。

“荒川,源于甲武信岳,引入秩父山,经盆地,过长瀞溪谷,北行带大里郡,寄居町入关东平原。下游于熊谷转东南向,流入间川于川越市,过琦玉后再度东流,出隅田川,终入江户湾。”

       入夜,荒川流域又是一片灯火通明。花楼上的灯笼在夜空摇曳,昏暗的灯光连成一片,照亮了整条街;喧闹的街头游走着形形色色的人,武士挎刀而行,贵族大人们搂着身边的艳丽的女人,欢笑声起起伏伏,缩在肮脏街角的流浪汉闭着眼睛,双手随着空气中飘来的乐点拍打着节奏,想尽力融入奢靡的花街;阁楼内烛光闪烁,涂着雪白脂粉的艺伎随着音乐起舞,唇上一点朱砂将人们的欲望燃起,舞袖翩翩,一颦一笑极为动人,贵族公卿们饮酒弹琴,靡靡之音透过窗户溢满了整条街……

      远在东方的荒川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而被当时的权贵们视为世外桃源,有钱的贵族们不闻政事,来到神秘的荒川流域,建立了这座灯红酒绿的不夜城,夜夜笙歌。歌女们纸扇掩面,以此来盖住内心的愁苦,贵族们沉溺于酒肉欲望,整个荒川成为了扭曲的浮世,繁荣的灯火下埋藏着无尽的悲哀。

      虚假的繁荣永远不会持久,世俗的靡音吵醒了沉睡在荒川河底的恶蛟。蛟龙即蛟,身长数尺,身披鳞甲,拥有长颚大口喝锥形尖牙,长尾粗而壮,是拥有龙族血脉的神兽,神力强大,却喜爱兴风作浪,泽野千里。沉寂了多年再次醒来,蛟龙如恶灵般对荒川大肆破坏,平静的荒川之水被掀起三重巨浪席卷了四周,人们四处逃窜,生灵涂炭。灯火不再,笙歌消失,荒川陷入了一片死寂,唯一的声响只有被遗弃的孩童的哭声,没有人知道将来由谁来守护他们。

      而在荒川将竭之时,绝望的人们看到汹涌的水面中走出一位高大的青年,手持叠扇,身穿一袭华丽蓝衣,身侧围着一群晶莹透亮的蓝色游鱼;身后甩着一条布满鳞片的长尾,蓝色皮肤和一对尖耳显示着来者并非人类,却有着比一般人类还要精致的五官,坚定的眼神配着脸上点缀的妖纹令其看起来更加威严。

      “愚蠢的人类。”

      大妖亲眼所见了荒川的境况,抬头俯视着眼前束手无策的人们,声线低沉而有磁性,拥有令人震撼的威慑力,即使面无表情,人们也能从他的语调中读出一丝愠色。忽而波涛愈发汹涌,大妖回头望去,只见作恶多日的蛟龙跃水而出,扶摇直上,在空中刮起一阵飓风,洪水即将再次淹没荒川。就在人们闭上眼睛等待被水卷走的那一刻,飓风竟然停止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蓝色的青年已经用妖气汇成一堵水墙,以柔克柔,将袭来的水流全部吸了进去,挡下了洪水的攻击。

      蛟龙怎会甘心被克制,瞬时间聚集起十几条龙卷风,夹杂着水流形成了一道道水龙卷,水流在飓风的作用下如刀片般锋利,借势就往大妖这旁飞来。而这次水墙没有接住风的翻滚,水流直接被卷到风里,越滚越巨大,霎时整个河畔都被水龙卷笼罩住,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夹杂着人们恐惧的呻吟。

 

      “又来送死么。”   

      面对如此紧迫的局面,水中的大妖目不斜视地盯着一步步紧逼而来的水龙卷,就在即将被水吞噬的那一刻,大妖拿叠扇的手一挥,手腕一转,面前的水流立刻离开飓风汇成一股,全部重又流入河中,与荒川之河融为一体,而剩下的风卷过大妖后即刻便消散在空气中。

      “水与荒川,皆由吾来掌控,逆流而上者,死!”

      硬生生扛过了风卷的大妖抬手轻轻擦掉脸上细碎的血丝,眼神不似方才,已带有了一丝狠厉,“就这样被水流吞噬罢!”

      猛兽亮出了獠牙,整个荒川的水流仿佛都被振奋,水面颤动着形成一圈圈涟漪,连地面的碎石都在随之抖动。大妖将妖力聚集在手中,朝着河川中的水一挥,一股巨大的水流便形成并跟着其主人手指挥的方向腾空而起,准确无误地拍打在蛟龙脆弱的头部,蛟龙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接下了几吨水流的重击,几乎晕厥,出于本能地摆尾挣扎着,又破坏了几处河川。蓝色大妖乘胜追击,不给蛟龙喘气的机会,将抬起的手重重地落下,水流借着重力下落,力量大增,直接给了蛟龙致命一击,一声惨烈的嚎叫响彻荒川,至此蛟龙永远地沉入了黑暗的水底。

      乌云散尽,阳光重新撒下来,照亮了一片狼藉的荒川。草木荒芜,河道散乱,眼前尽是被摧毁的房屋建筑……大妖收起妖力环顾四周,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挥手将河道之水汇集,肆虐的河水便回到了正轨。

      “房屋,农田,汝等自行修复,吾只有心镇此一方水土,更无他意照拂旁人。”

      大妖给还没回过神来的人们留下一句话便转身将要离开,就在他即将消失在水流中的时候,有大胆的人感激又好奇地问了一句,“您…您到底是何方神明…”


      “吾乃此地主宰,名为,荒川之主。”

      从此,荒川岸旁以居之人,将之奉若神明,祈求保佑。经历过沧海桑田,岁月变迁,荒川流域一直平静而繁荣。泡沫般的浮世破碎,变成了真正的世外桃源。

正文 完

      “听完这个故事,你觉得以你之力,能与水中妖物抗衡守住荒川吗?”荒盯着金鱼姬的眼睛认真的问道,“所以荒川之主的责任与能力,是你们这些小妖怪不能理解的。”

       “再不听话,小心荒川之主派蛟龙来抓你。”一旁的烟烟罗也随声附和着。

      金鱼姬被故事中的蛟龙吓得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想象现实中的画面,不由得摇了摇头,“…算…算了,就…就先原谅大坏蛋吧…呜…呜哇好可怕呀!青灯姐姐我好怕呀…”金鱼姬哭着跑向青行灯,找她去讲童话故事了。

      小傻子。


"Follow me to the dark,
let me take you past our satellites ."

“跟着我踏入黑暗,
让我带你遨游我们的宇宙。”

《花火会》双荒/荒x荒川之主

一见钟情老梗吧…没粮就自产,看着玩吧(•́ω•̀ ٥)看到官方那张双荒和金鱼姬的夏日祭写的,ooc都归我,荒川小叔叔全世界最好!!!

正文:

“我不去。”

荒摇了摇扇子,无奈地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孩子,这是金鱼姬第三次来找荒陪她去夏日祭,神子像前两次一样直接拒绝了她。夏夜虽不像白天那样炎热,但热闹的场合荒向来不愿参与。自己对花火大会唯一的印象就是年少时自己一个人曾对着烟花许愿,祈愿神明保佑善良的村民们,而之后却被“善良”的人们扔进了海里。

“我不想再做这种蠢事了。”

“蠢事?”金鱼姬不解地盯着荒,毫不在意自己又被拒绝了一次,“去花火大会怎么会是蠢事呢!和喜欢的人看烟火是最浪漫的事!我可以破例带着大个子喜欢的人一起去哦!”说罢金鱼姬又塞给荒一个袋子,荒拿起来一看,里面有一条蓝色的灵鱼。

望着眼前的神子一脸感兴趣的样子,金鱼姬骄傲地补充道:“特意帮你捞的!大坏蛋说把这个送给喜欢的人,你们就会在一起的!”

“我没有喜欢的人。”荒一边敷衍地回着金鱼姬,一边观察袋子里游来游去的灵鱼ー晶莹剔透的蓝色皮肤发着幽幽的光,神秘而优美。

金鱼姬看着荒对着游鱼发呆有点着急,推着荒的腿想让他赶快换浴衣,“会有的会有的!大个子你就去吧!我的鱼都送你了,你要是喜欢我再去大坏蛋那里给你捞嘛!”要是想在花火大会开始之前逛完夏日祭,的确要早些准备,金鱼姬怕他还不应,又补充道:“上次女子会你还帮大坏蛋说话了呢,你就不想见见他吗……”

“荒川之主?”荒有些惊讶,堂堂川主也喜欢这种活动吗?

“对啊是大坏蛋!哼,虽然他今天又敲了我的头,但是他说可以让我免费捞十次灵鱼嘻嘻嘻,一定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吧,这个傻大个…….”

荒没有理会少女的自言自语,立即迈开长腿向屋里走去,“我去换衣服,稍等。”荒低头看了看灵鱼,不自觉地在心里期待着什么。

换好浴衣,荒拎着那一袋鱼跟着金鱼姬挤进了夏日祭的妖群中,来参加的既有各地的阴阳师,更多的是大大小小的妖怪,像荒这样高个子的神走在百鬼中格外显眼。金鱼姬格外兴奋,拉着荒买各种小吃,不一会手里就塞满了金平糖、章鱼小丸子、棉花糖,嘴里还嚼着没吃完的鲷鱼烧。

“.…..你是拉着我来付账的吧。”荒手里还帮她拿着刚买的小玩意儿,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荒有些无语地在心里吐槽。金鱼姬还在吃着小丸子,含糊不清地应了几句,“嗯嗯……谁让姐姐们都不带我呢,只能找你啦……”等咽下最后一口丸子之后,金鱼姬拉着荒的手甩了甩,撒娇般地说了句“谢谢哥哥”,然后又跑到小摊前看旁人投球去了。

荒还是应付不来小孩子,摇摇头继续往前走,而转眼的功夫,金鱼姬又不见了身影。荒皱了皱眉,四处张望着,同时还不忘护着手里的鱼,防止被不小心挤掉。

“荒?”身后烟烟罗一脸惊奇地叫住了他,“稀奇呀,你来这玩?”

“…我在找荒川、不是,找金鱼姬。”

烟烟罗挑眉盯了他一会,随后用烟枪指了指荒的左后方,“喏,他俩都在那儿呢。”

荒川悠闲地坐在一池小鱼前,把玩着手里的扇子,看着金鱼姬用纸网坚持不懈地捞着灵鱼,虽然一次次捞空,却依然兴致勃勃。荒川被金鱼姬逗乐了,无形地翘了翘嘴角,假装嫌弃地说了句“小笨蛋”,而后手指一弯给游鱼施了个妖力,小灵鱼便乖乖的落在了金鱼姬的纸网中。

“呀!大坏蛋!你看我捞到了!”金鱼姬兴奋地满脸通红,小心翼翼地把鱼装进了小袋子里,然后一脸期待地望着荒川,“我在十次之内捞到了!可以送我一条金灵鱼吗?”

“可以,但汝该称呼吾为何?”荒川难得放松,想逗逗她。

金鱼姬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瞪着眼睛,撅着嘴不情愿地叫了一句,“小叔叔……”

“乖。”荒川满意地点了点头,手指转出一股水流汇出无数的小灵鱼,小鱼围着荒川的手指越转越快,形成了一个水球,最后一只金色的鲤鱼一跃而出,身上细腻的鳞片发着金色光芒,映进了金鱼姬的眼里。

而被光围绕的荒川之主印在了神子的眼里。荒川微笑地看着蹦蹦跳跳走开的金鱼姬,眼光一转,便和注视着自己的荒对上了视线。

荒沉浸在对方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中,和荒川对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面的大妖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荒发现自己失态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犹豫了一会还是向荒川的方向走了过去。

“您好,我是荒。”年轻人也微笑地向荒川问好。

“吾知道。听金鱼姬提起过。还要谢谢汝帮吾教训她。”荒川说完发现了荒手中的一袋灵鱼,不禁笑了起来,“那孩子赠与汝的?”

荒看着好笑的荒川,点了点头,“她说……”

“荒哥哥!小叔叔!快来呀!花火大会就要开始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金鱼姬忽然朝着后面的两人大喊,“来看烟花啦!”

看出荒被打断了话语有些许尴尬,荒川便站起身来拉进距离和他说话,“汝真的很高,年轻的神明先生,”荒川第一次觉得和旁人说话脖子很累,“无事的话,便来共赏花火罢。”

荒川说罢,便轻摇着纸扇向花火大会的方向走去,水池中的灵鱼纷纷从水中跃起,跟随着荒川,落在大妖毛绒绒的衣领上。身后的荒看着灵鱼,本想伸出手摸一摸,却被调皮的灵鱼甩了一手水。

“您的尾巴真可爱。”追上荒川之后荒莫名地来了这么一句。

“……”荒川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金鱼姬。

“您喜欢看烟火吗?”荒并没有发觉荒川的无奈,自然地转了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对方聊起来。

荒川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灵鱼也随之跃了几跃,“花火于空中绽开,便好似浮世,不过刹那罢了,”荒川转头看着荒,“但这美丽刹那,却是吾生最快乐的时光。”

“无妖物作乱,吾之荒川畔也尚且和谐,若能暂时放下心中之烦事,只欣赏世上美丽之物,如此也好。”荒川不认为自己和眼前的神子为熟识,但却能随心放下防备,多聊了几句心中之言。

毕竟至高的权力带来的并不是快乐。

“所以性情暴躁的川主其实只是表面,现在才是真实的您,”荒庆幸自己能来,真正见到了金鱼姬眼中的“大坏蛋”内心是怎样的温柔。“偶尔放下面具其实也不错。”

荒说完,忽然走到前面,拉起了荒川的胳膊,“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快去追上金鱼姬,好不好?”没等荒川回话,荒就拉着荒川跑了起来,穿梭在大大小小的百鬼群中,荒川像是没做好准备,连领子上都灵鱼都被吓得钻到了毛领里。

“…汝…别…胡闹了…!”平时稳重的荒川之主被年轻人拉着跑的不知所措,一只手被荒抓着,另一只手还要压住头顶的小帽子,同时还要注意脚下的尾巴不会被旁人踩到…荒川手忙脚乱的样子被荒看在眼里,荒没有停下,仍然边跑边笑,却连气都喘得很均匀,毫不慌乱,就像回到了自己曾经快乐的孩童时光。

既然我们都很少放纵,那今夜便是狂欢。

“赶上了!”

“汝真是乱来。”即使被年轻人调笑了一番,平静下来的荒川之主还是没有生气。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一朵朵巨大的烟花在深邃的夜空中绽开,照的四周灯火通明,美丽却不真实。

荒没有被烟花吸引太多注意,他低头望着身边认真注视着烟花的荒川,眼神柔和而清澈。夏夜的山头带着凉快的微风,但荒却仍觉面庞发着热,心脏跳动像刚刚跑完一般剧烈。他眼前的荒川,在闪烁的烟火点缀下,像渡了一层光,照进年轻人的眼里,心里。

我想我有喜欢的人了。

荒川此时正观赏着五颜六色的烟火,而忽然间眼前画面全都消失了,留在视线里的是无边无际的天空和浩瀚闪烁的星辰,偶尔流星划过,突然的转变让荒川一时有些失神,不同于烟火热烈的美,此刻的星辰只之境着神秘的壮观。

“给您。”荒把在手里拿了好久的灵鱼轻轻地塞给荒川,“金鱼姬说,把它送给…送给喜欢的人,他们就会在一起的。”

“我把我的幻境也送给您,我知道人类有种说法,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现在我想许愿,许愿我喜欢的他,也会喜欢我。”

“我说过,温柔本是无用之物,最终只会招人欺凌。但我愿意再把我的温柔送给您,因为我知道,您的内心也是极为柔软的。”

荒一口气说完之后,鼓起勇气靠近荒川拥住了他,把头搁在对方肩膀上,在他耳畔沉吟道,“您愿意收下我的礼物和我的心吗,小叔叔。”

荒川在年轻人怀里安静了几秒钟,随后才笑着慢慢开口,“灵鱼说,汝的愿望实现了。”

幻境消失了,身边又出现了烟火炸裂的声音和闪耀的光,荒闭上了眼睛把荒川抱紧了些,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次烟火下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完

第二天。

“小叔叔,让我摸摸您的尾巴嘛!”

“小叔叔,我也想要金灵鱼~”

“小叔叔,您喜欢敲贝壳吗?”

“小叔叔…”

“……汝还是把这灵鱼送给别人罢。”

金鱼姬: 妈的死给。浪费老娘卖萌讨来的鱼。











石田彰先生五十岁生日快乐


五年前因为银魂认识了先生,从此就成了声控并了解了声优的各方面。
补了先生的各个见面会,番剧,抓马,广播剧,画了很多他的角色,越来越了解先生之后发现,这个人超级有趣。明明是个不爱讲话的人,却意外地受大家欢迎,大概这就是石田彰的魅力吧。

正所谓,美丽的外表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先生的本音清亮温柔,声线多变,拥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在我难过的时候就去听一听先生的声音,瞬间有一种治愈的感觉。就像温柔的泉水冲刷着心灵,听完更多的是宁静。

第一次了解,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美好而温暖的声音,“温暖全世界的声音”这个形容实在是太合适。

感谢先生温暖的陪伴,在我黑暗的日子里给了我一份慰藉。对我而言声音也是一种药,能驱散心中的阴霾。石田彰先生的存在让我的日子里多了更多阳光,更多自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转眼先生已经五十岁了,遗憾自己出生的晚了些,遇见先生更晚了些。但我们都会慢慢老去,幸运的是自己已经在心里留了个位置。

是先生把我带入的坑,这几年先生依然活跃在台前幕后,也希望先生能一直一直出现在我们面前。只要你一直配下去,我就会一直支持。如果有一天先生淡出了我们的视线,我也会笑着祝福,我最爱的石田彰先生要一直幸福快乐下去啊。

乱七八糟的感想,其实还是想说,先生五十岁生日快乐!

僕は、あなたの笑顔を守りたいです!

"I've been waiting half my life,
just to be the one to take you home tonight."

“我穷尽一生地等待,
只为成为能在今夜带你回家的人。”

等你剧第四季等到天荒地老。。。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want to breathe you in to get me high."

“当我注视着你的时候,
我想把你融进呼吸,让我情绪高涨。”

中秋快乐~

"I need you by my side, you make me come alive."

“我需要你时刻陪着我,让我重获新生。”


"Let's make this fleeting moment last forever."

“让我们把这稍纵即逝的瞬间变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