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央Fuyuo

相声演员,负责吃喝抽烫无脑甜。

Mask (车)

高杉晋助x桂小太郎

现代/双向暗恋

R18...参加活动写的,没营养,上车吧

https://m.weibo.cn/6212104556/4205279610407117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cp高桂

把自己心中的结局写了下来,想让他俩幸福。非常喜欢“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至天明”这种感觉,谁说高桂不能he🌚

还是那句话,我从不插刀🌚欢迎高杉男神加入日常,以后有梗还会想写。

=======正文=======

“假发,我要丢下你了哦。”



桂小太郎怎么也想不通为何高杉会连续三天闯入他的梦境,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脑中回响,就像梦魇一般。深夜醒来便无法入睡,桂望着天空的月亮,想起了梦里的那个人。

“如果高杉一定要有一个归属的话,那他大概是属于月亮的吧。”桂一直这么认为。高杉这个人,虽然孤独而危险,但他本身又带有一种光,一种温柔而神秘的光,这也是桂一直说想砍了高杉却能一再忍让的原因---他不忍心破坏自己心中的白月光。

月亮有些沉了,天快亮了吧。桂小太郎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突然有了困意。“月光真的能带给人安静呢。”

自从那天joy4重聚之后,桂就再没见到高杉的身影。辰马说那家伙带着鬼兵队又回到了太空。虽然不知道他以后有什么计划,但桂清楚高杉不会再说出毁灭世界这种中二的话来刺激他了,所以大家都没有再追踪高杉的去处。但为了解决失眠的问题,桂还是想找到高杉。

“其实我并没有很想见他,”桂一本正经地对银时说道,“我只是想当面告诉他不要再进我的梦里了,这会影响我的睡眠。”

“…假发你是傻子吗?你做梦关人家屁事,管好你自己的脑子就行了。”

“不是假发是桂。高杉他…”

“闭嘴吧,这是你第一百三十四次提到那个矮子了,烦死了。”银时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你这么想他,他自会感应到的。”

“是吗…”

银时耸了耸肩,赶紧转身逃走,“所以说别再为这事烦我了,你是刚恋爱的小鬼吗。”


晚上桂又梦见了高杉,但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桂在梦里给了高杉一个吻,温柔地印在他的左眼上,像是在守护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这个吻又让他想起了小时候,高杉有时会盯着自己发呆,但和他对视时对方又会慌张地低下头去。

“你的眼睛太美了。”后来高杉是这么和他说的,然后又轻轻地亲了一下桂的眼睛,纤长的睫毛在唇下微微颤动。

“你的眼睛还经常痛吗。”桂喃喃道。当年高杉失去左眼让他心疼至极,但高杉只是拥住桂轻吻他的头发,哪怕眼睛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也绝对不会说出一个痛字。

“你啊…”

又是一夜无眠。

思念确实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既招不来,又赶不走,它会慢慢地侵蚀你的心灵,和灵魂化作一体。

第五天,桂梦到了失去松阳老师那天,被高杉紧紧地抱住,那是他第一次见这个男人哭泣。桂明白,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就像月亮有时也会被乌云遮住一样,但他相信月亮永远不会被黑暗掩盖。

“晋助,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

第六天夜晚,桂在梦里和对方执刀相向,他想起那天阳光下的高杉,偏执、激烈,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男人。“我的内心有一头野兽在咆哮。”这样的高杉让桂气得想砍了他。

“我们的道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分岔的呢。”

梦到和高杉决裂让桂极其郁闷,他想起现在的高杉,有些后悔当时对他说那些话。现在他才明白,高杉一直都没变,那个人心中的野兽就算再疯狂,也绝对不会冲出来咬他一口。当然了,不排除偶尔会跑出来和银时干一架的可能。

第七夜,桂如往常一样醒来,但他没有再梦到和高杉反目,而是和他相拥而眠,静谧而美好。桂甚至还能想起梦中高杉的睡脸,狭长的眼睛轻阖,睫毛在月下投下一片阴影。当一切都过去之后,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心中的白月光,一直未改变。风吹散了乌云,桂觉得现在的高杉清亮而温柔。

如果现在的我们能像梦中一样就好了。桂心中不再否认对男人的思念,他也一直期待对方能收到自己的心意。

“我想你了。”桂闭上眼睛自语道。


“我也是。”

安静的夜里突然的一个声音震动着桂的鼓膜,他猛地睁开眼,发现那个熟悉的男人正坐在他的窗前,微风吹动着他的刘海,月光让男人的脸少了几分棱角,眼里满是说不出的温柔。

桂心中噗噗直跳,他没有问高杉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的,只是伸出双手寻找一个拥抱,就像梦里一样。银时呐,还真让你说对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高杉起身牵住桂的手,把他拉入怀中,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桂紧紧抱住对方,像是怕他像月光一样破碎消散而无法抓住。

“睡吧,”过了许久高杉对他说,“我不会再走了。”

========FIN========

“晋助,你是感应到我的心情所以回来了吗?”

“银时说你整天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所以去找我回来的。”

“…”

“骗你的,是我太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