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央Fuyuo

相声演员,负责吃喝抽烫无脑甜。

为崽挨打第一期终于要结束了…小叔叔因为没参加斗技不开心赶紧让荒宝宝安慰一下ε-(•́ω•̀๑)
(然后阿爸被嘲讽了…)
总之拿到了高级挂件苟在了六段还是很开心的!愿意为小叔叔打爆头!d(`・ω・´)b嘻嘻

双荒《元宵节》

荒x荒川之主

r18车 


祝大家节日快乐!吃糖!



“圆月无缺,在深邃的夜空中也清晰透亮,难怪人类喜爱此等美景。”


荒川之主独自坐在清冷的庭院中望着月亮,今夜为上元夜,晴明带着寮里的式神外出参加灯会,只留下荒川在寮中看守。自打上次与麒麟一战元气大伤之后,晴明要求荒川在寮里好好调养。


“我会给你带小鱼干味的元宵回来的!”这家伙临走前不忘安慰荒川,荒川无语地转过身回到庭院。指尖轻转,水流化成的灵鱼依旧模糊破碎,妖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月圆之夜,正是阴界大开、妖力最强的日子,荒川之主预想着今夜定要恢复元气,回到日常的战斗中,况且还要保护荒川一带,自己坚决不能多等一秒。


“川主何必孤月自赏?”话音刚落,年轻的神子从星辰中走下来,挡住了辉月,站在了荒川面前。月光洒在荒的背后,像是为他独自准备的光芒,耀眼而美丽。


荒川闻声抬起头与神子对视:“汝挡到吾了。”但他并没有生气,荒川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身前这个男人,从遇到他的第一天开始,这个自带星辰的男人便占据了自己的心。


荒温柔地笑了笑,轻轻弯下腰来吻住了他,一个像月光一样纯洁、不带一丝欲望的吻。“晚上好,小叔叔。”


“...无聊。”


“是~是,”荒侧身坐到荒川旁边,不知从哪变了一碗东西出来,“人类的元宵,来尝尝?”荒拿起勺子舀了一个吹了吹,圆滚滚的雪白团子还冒着热气,慢慢地被送到荒川嘴边。


荒川看了一眼,便拿扇子挡了回去,“汝不是同他们出去了么?”


“我不放心你…就尝一尝嘛小叔叔,”荒硬是把勺子又塞到荒川嘴边,“我举得手都累了嘛。”


一如既往的撒娇,荒川真的怀疑这位神使的真实年龄是不是比金鱼姬还小。虽然心里吐槽,荒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嘴咬了一口。糯糯的口感配着芝麻馅儿特有的香甜,加上最近也没怎么好好吃饭的缘故,平时不爱甜食的荒川也觉得有些美味,甚至不自觉地把整个儿团子都吞入口中。


“好吃吧?”荒看着荒川嘴里被元宵填满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好笑,乌黑的芝麻馅儿混着黏腻的汤汁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荒搁下碗,将胳膊撑在荒川身侧,鬼使神差地再次吻了上去。火热的舌头钻进荒川嘴里,还未咽下去的元宵依旧甜的发腻,荒吮吸着对方的舌头,然后把剩下的元宵悉数卷入了自己嘴里,顺便舔去了荒川嘴角的芝麻酱。


大妖本身就体力不支,更何况自己哪里受过这般调情,只是一个深吻便浑身发软,脑袋也晕乎了,“别…别玩了…”荒川轻喘着,想要推开身前的荒,奈何被对方死死压制住,急得尾巴在地上胡乱地拍打着,一不小心扫倒了装元宵的碗。


“啊,这么好吃的元宵浪费了,”荒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嘴唇,倾身向前使自己的身体更加贴近荒川,“小叔叔怎么办呀?”


“吾赔汝便是了…快起身…”荒川都快要贴到地上了,妖力也无法使出,满脸通红却无可奈何。


“好呀,那您就赔我一晚(碗)吧!”


说罢,荒起身一把抱起来荒川走向旁边的温泉池,顺便关上了庭院的后门。


全文r18车 ↓

https://m.weibo.cn/5803111921/4213156215475857

【双荒】情人节

大家~情人节都收到回信了吗~给荒川小叔叔表白之后被忽视了,但收到湿哒哒的回信真的很开心٩(๑•◡-๑)۶²
撸了一小段,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吃点甜的~

荒x荒川之主
《情人节》

“荒,汝勿与她们胡闹了!”

荒川之主提笔正襟危坐,正想要回复刚刚收到的阴阳师的来信,却发觉后面的小鬼们正在吵得不可开交,更无语的是身为大人的神子也参与了其中。

“可是…小叔叔,金鱼姬她…”

“哼傻大个!小叔叔也是你叫的嘛,”金鱼姬骄傲地抬头望着一脸委屈的荒,笑得更得意了, “小叔叔今天收到情书了哦!你就自己过节吧哈哈哈哈!”

荒一听脸更红了:“小叔叔他是喜欢我的!我……对吧?对吧?是不是?”荒吵不过金鱼姬,急得向一旁看热闹的辉夜姬椒图她们求救,没想到小姑娘们只是在一边捂着嘴偷笑,并不理会年轻人的询问。

荒川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大致浏览了信件,匆匆提笔写了几句便折好信封,托灵鱼把湿哒哒的信送回去了。

“都给吾回去!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荒川整理妥当,起身便黑着脸走出内室,抄起扇子就敲上了金鱼姬的头,然后转身想再给荒一记,结果抬起手来发现够不到对方的头,只好朝着荒的胸肌锤了一拳,“再吵吾把汝关进水牢。”

“啊!大个子偏心!”金鱼姬抱着头哭丧着脸找小姐姐们哭诉,荒直愣愣地杵在原地也不敢吱声,只是偷偷地往荒川那里瞥。

“小矮子,惠比寿说方才做了一些点心,再不去可就没了。”荒川其实并没有生气,但看到金鱼姬的反应着实有趣,不禁弯起了嘴角。

金鱼姬一听有吃的,赶忙收起了眼泪拉着姐姐们跑了,差点把金鱼落在荒川这里,“这次就原谅你啦小叔叔,”说完还不忘朝着旁边的荒做了个鬼脸,“好好回复人家哦嘻嘻嘻!”

“.…..”荒刚想驳回去,就被荒川及时拉住了:“汝也是小孩子么,无聊。”

荒有些气恼,捧住荒川的脸就吻了上去,急迫地撬开了大妖的牙关,毫无章法地吮吸着对方柔软热乎的舌头。

“唔…”荒川被突如其来的吻搞得不知所措,双手推搡着,却丝毫没有使上力气,荒抚住了荒川的脖子,轻柔地摩擦着上面覆盖着的细腻鳞片,动作温柔地像是在安抚一只炸了毛的猫咪。

待荒亲够了终于松开了荒川,“小叔叔,”荒认真注视着荒川的眼睛,“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只喜欢我好不好?”

荒川还没说话,荒又闷着小鼻音委屈道:“我不听我不听!我看到小叔叔收到情书了!小叔叔还回复了!我哪里…”

“是晴明那家伙的信,”荒川赶紧打断了气急败坏的荒,“他只是询问吾最近现状罢了。”虽然他真的告白了。当然这话荒川没有说出口。

“啊…哈哈哈这样啊…”荒瞬间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一把拥住了荒川,把脑袋搁在荒川肩膀上撒娇,“所以小叔叔还是最喜欢我了对吗?”

“海底月乃天上月,眼前人为心上人。”荒川回抱住年轻人,低声说道。荒川之主这辈子没说过情话,但在这世间短暂而特殊的日子里,他愿意把自己心底的告白和独有的温柔展示给最爱的人,日月常变更,时间有轮回,唯有爱才是永恒。

“情人节快乐。”

上次写的《花火会》里瞎编了一个金灵鱼,就画出来了٩( ᐛ )و穿浴衣的小叔叔超级温柔的!今天吹荒川了吗?吹了!(*ฅ́ˇฅ̀*)下次来个荒让他们同框!

“汝也想要金灵鱼吗?”荒川望着盯着自己发呆的荒笑着问道。

荒这才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别扭地转过头去,“我有您就够了…”

花火会结束后的夏夜十分安静,只有蝉鸣回荡在空气里。金鱼姬在前面拉着慢吞吞的两人往回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花火会》双荒/荒x荒川之主

一见钟情老梗吧…没粮就自产,看着玩吧(•́ω•̀ ٥)看到官方那张双荒和金鱼姬的夏日祭写的,ooc都归我,荒川小叔叔全世界最好!!!

正文:

“我不去。”

荒摇了摇扇子,无奈地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孩子,这是金鱼姬第三次来找荒陪她去夏日祭,神子像前两次一样直接拒绝了她。夏夜虽不像白天那样炎热,但热闹的场合荒向来不愿参与。自己对花火大会唯一的印象就是年少时自己一个人曾对着烟花许愿,祈愿神明保佑善良的村民们,而之后却被“善良”的人们扔进了海里。

“我不想再做这种蠢事了。”

“蠢事?”金鱼姬不解地盯着荒,毫不在意自己又被拒绝了一次,“去花火大会怎么会是蠢事呢!和喜欢的人看烟火是最浪漫的事!我可以破例带着大个子喜欢的人一起去哦!”说罢金鱼姬又塞给荒一个袋子,荒拿起来一看,里面有一条蓝色的灵鱼。

望着眼前的神子一脸感兴趣的样子,金鱼姬骄傲地补充道:“特意帮你捞的!大坏蛋说把这个送给喜欢的人,你们就会在一起的!”

“我没有喜欢的人。”荒一边敷衍地回着金鱼姬,一边观察袋子里游来游去的灵鱼ー晶莹剔透的蓝色皮肤发着幽幽的光,神秘而优美。

金鱼姬看着荒对着游鱼发呆有点着急,推着荒的腿想让他赶快换浴衣,“会有的会有的!大个子你就去吧!我的鱼都送你了,你要是喜欢我再去大坏蛋那里给你捞嘛!”要是想在花火大会开始之前逛完夏日祭,的确要早些准备,金鱼姬怕他还不应,又补充道:“上次女子会你还帮大坏蛋说话了呢,你就不想见见他吗……”

“荒川之主?”荒有些惊讶,堂堂川主也喜欢这种活动吗?

“对啊是大坏蛋!哼,虽然他今天又敲了我的头,但是他说可以让我免费捞十次灵鱼嘻嘻嘻,一定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吧,这个傻大个…….”

荒没有理会少女的自言自语,立即迈开长腿向屋里走去,“我去换衣服,稍等。”荒低头看了看灵鱼,不自觉地在心里期待着什么。

换好浴衣,荒拎着那一袋鱼跟着金鱼姬挤进了夏日祭的妖群中,来参加的既有各地的阴阳师,更多的是大大小小的妖怪,像荒这样高个子的神走在百鬼中格外显眼。金鱼姬格外兴奋,拉着荒买各种小吃,不一会手里就塞满了金平糖、章鱼小丸子、棉花糖,嘴里还嚼着没吃完的鲷鱼烧。

“.…..你是拉着我来付账的吧。”荒手里还帮她拿着刚买的小玩意儿,小孩子果然是小孩子,荒有些无语地在心里吐槽。金鱼姬还在吃着小丸子,含糊不清地应了几句,“嗯嗯……谁让姐姐们都不带我呢,只能找你啦……”等咽下最后一口丸子之后,金鱼姬拉着荒的手甩了甩,撒娇般地说了句“谢谢哥哥”,然后又跑到小摊前看旁人投球去了。

荒还是应付不来小孩子,摇摇头继续往前走,而转眼的功夫,金鱼姬又不见了身影。荒皱了皱眉,四处张望着,同时还不忘护着手里的鱼,防止被不小心挤掉。

“荒?”身后烟烟罗一脸惊奇地叫住了他,“稀奇呀,你来这玩?”

“…我在找荒川、不是,找金鱼姬。”

烟烟罗挑眉盯了他一会,随后用烟枪指了指荒的左后方,“喏,他俩都在那儿呢。”

荒川悠闲地坐在一池小鱼前,把玩着手里的扇子,看着金鱼姬用纸网坚持不懈地捞着灵鱼,虽然一次次捞空,却依然兴致勃勃。荒川被金鱼姬逗乐了,无形地翘了翘嘴角,假装嫌弃地说了句“小笨蛋”,而后手指一弯给游鱼施了个妖力,小灵鱼便乖乖的落在了金鱼姬的纸网中。

“呀!大坏蛋!你看我捞到了!”金鱼姬兴奋地满脸通红,小心翼翼地把鱼装进了小袋子里,然后一脸期待地望着荒川,“我在十次之内捞到了!可以送我一条金灵鱼吗?”

“可以,但汝该称呼吾为何?”荒川难得放松,想逗逗她。

金鱼姬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瞪着眼睛,撅着嘴不情愿地叫了一句,“小叔叔……”

“乖。”荒川满意地点了点头,手指转出一股水流汇出无数的小灵鱼,小鱼围着荒川的手指越转越快,形成了一个水球,最后一只金色的鲤鱼一跃而出,身上细腻的鳞片发着金色光芒,映进了金鱼姬的眼里。

而被光围绕的荒川之主印在了神子的眼里。荒川微笑地看着蹦蹦跳跳走开的金鱼姬,眼光一转,便和注视着自己的荒对上了视线。

荒沉浸在对方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中,和荒川对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对面的大妖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荒发现自己失态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犹豫了一会还是向荒川的方向走了过去。

“您好,我是荒。”年轻人也微笑地向荒川问好。

“吾知道。听金鱼姬提起过。还要谢谢汝帮吾教训她。”荒川说完发现了荒手中的一袋灵鱼,不禁笑了起来,“那孩子赠与汝的?”

荒看着好笑的荒川,点了点头,“她说……”

“荒哥哥!小叔叔!快来呀!花火大会就要开始啦!”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金鱼姬忽然朝着后面的两人大喊,“来看烟花啦!”

看出荒被打断了话语有些许尴尬,荒川便站起身来拉进距离和他说话,“汝真的很高,年轻的神明先生,”荒川第一次觉得和旁人说话脖子很累,“无事的话,便来共赏花火罢。”

荒川说罢,便轻摇着纸扇向花火大会的方向走去,水池中的灵鱼纷纷从水中跃起,跟随着荒川,落在大妖毛绒绒的衣领上。身后的荒看着灵鱼,本想伸出手摸一摸,却被调皮的灵鱼甩了一手水。

“您的尾巴真可爱。”追上荒川之后荒莫名地来了这么一句。

“……”荒川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金鱼姬。

“您喜欢看烟火吗?”荒并没有发觉荒川的无奈,自然地转了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对方聊起来。

荒川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领,灵鱼也随之跃了几跃,“花火于空中绽开,便好似浮世,不过刹那罢了,”荒川转头看着荒,“但这美丽刹那,却是吾生最快乐的时光。”

“无妖物作乱,吾之荒川畔也尚且和谐,若能暂时放下心中之烦事,只欣赏世上美丽之物,如此也好。”荒川不认为自己和眼前的神子为熟识,但却能随心放下防备,多聊了几句心中之言。

毕竟至高的权力带来的并不是快乐。

“所以性情暴躁的川主其实只是表面,现在才是真实的您,”荒庆幸自己能来,真正见到了金鱼姬眼中的“大坏蛋”内心是怎样的温柔。“偶尔放下面具其实也不错。”

荒说完,忽然走到前面,拉起了荒川的胳膊,“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快去追上金鱼姬,好不好?”没等荒川回话,荒就拉着荒川跑了起来,穿梭在大大小小的百鬼群中,荒川像是没做好准备,连领子上都灵鱼都被吓得钻到了毛领里。

“…汝…别…胡闹了…!”平时稳重的荒川之主被年轻人拉着跑的不知所措,一只手被荒抓着,另一只手还要压住头顶的小帽子,同时还要注意脚下的尾巴不会被旁人踩到…荒川手忙脚乱的样子被荒看在眼里,荒没有停下,仍然边跑边笑,却连气都喘得很均匀,毫不慌乱,就像回到了自己曾经快乐的孩童时光。

既然我们都很少放纵,那今夜便是狂欢。

“赶上了!”

“汝真是乱来。”即使被年轻人调笑了一番,平静下来的荒川之主还是没有生气。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一朵朵巨大的烟花在深邃的夜空中绽开,照的四周灯火通明,美丽却不真实。

荒没有被烟花吸引太多注意,他低头望着身边认真注视着烟花的荒川,眼神柔和而清澈。夏夜的山头带着凉快的微风,但荒却仍觉面庞发着热,心脏跳动像刚刚跑完一般剧烈。他眼前的荒川,在闪烁的烟火点缀下,像渡了一层光,照进年轻人的眼里,心里。

我想我有喜欢的人了。

荒川此时正观赏着五颜六色的烟火,而忽然间眼前画面全都消失了,留在视线里的是无边无际的天空和浩瀚闪烁的星辰,偶尔流星划过,突然的转变让荒川一时有些失神,不同于烟火热烈的美,此刻的星辰只之境着神秘的壮观。

“给您。”荒把在手里拿了好久的灵鱼轻轻地塞给荒川,“金鱼姬说,把它送给…送给喜欢的人,他们就会在一起的。”

“我把我的幻境也送给您,我知道人类有种说法,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现在我想许愿,许愿我喜欢的他,也会喜欢我。”

“我说过,温柔本是无用之物,最终只会招人欺凌。但我愿意再把我的温柔送给您,因为我知道,您的内心也是极为柔软的。”

荒一口气说完之后,鼓起勇气靠近荒川拥住了他,把头搁在对方肩膀上,在他耳畔沉吟道,“您愿意收下我的礼物和我的心吗,小叔叔。”

荒川在年轻人怀里安静了几秒钟,随后才笑着慢慢开口,“灵鱼说,汝的愿望实现了。”

幻境消失了,身边又出现了烟火炸裂的声音和闪耀的光,荒闭上了眼睛把荒川抱紧了些,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次烟火下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完

第二天。

“小叔叔,让我摸摸您的尾巴嘛!”

“小叔叔,我也想要金灵鱼~”

“小叔叔,您喜欢敲贝壳吗?”

“小叔叔…”

“……汝还是把这灵鱼送给别人罢。”

金鱼姬: 妈的死给。浪费老娘卖萌讨来的鱼。